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企业文化研究 > 文化案例分享 > 正文

海尔集团董事长兼CEO张瑞敏演讲

腾讯财经按 09年6月12日-13日,沃顿商学院09北京校友论坛在京举行。腾讯财经作为战略伙伴对此次论坛进行了全程直播。以下为海尔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张瑞敏先生在开幕大会的演讲。

腾讯财经按 09年6月12日-13日,沃顿商学院09北京校友论坛在京举行。腾讯财经作为战略伙伴对此次论坛进行了全程直播。以下为海尔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张瑞敏先生在开幕大会的演讲。

主持人:非常感谢Thomas S.Robertson院长,非常荣幸邀请今天的第一位发言人,海尔集团的董事长兼CEO张瑞敏先生,张瑞敏是海尔集团董事会的会长和CEO,以前是青岛家用电器公司的副主席,1984年是青岛冰箱工厂的主席,当时他把海尔从一个国有的亏损公司变成一个跨国企业,去年这个企业的营业额是162亿美元。张瑞敏把传统的文化推广到全球。公司现在建立一些新的营业方式满足全球消费者的需要,并提高海尔在全球的形象。张瑞敏把传统文化和全球的管理经验结合在一起,使得海尔变成一个更具竞争力的公司,并保持中国特色的特征。另外他也建立了一个整合的优化管理方式和市场链管理方式,使得海尔公司更成功。张瑞敏的管理系统已经是并购管理和企业文化的范例,很多不同的大学,加州南部大学和哈佛大学都在他们的课堂上使用这些范例。另外海尔的市场链管理系统也变成欧盟图书馆的一个范例。在过去的15年当中,张先生得到了很多不同的荣誉,包括2007年企业家,也是全球30个最受尊重的企业家的一员。是中国唯一能够受到全球商务领导人的奖金。张先生在亚洲25位最有影响力的商业人士中排第六位,他是这个名单中的唯一中国代表,张瑞敏获得中国科技大学的MBA学位,现在有请张先生发言。

张瑞敏:

非常高兴参加沃顿商学院全球校友论坛。我们海尔集团和沃顿在2001年就有接触,在这将近八九年的时间里,沃顿教授给了海尔管理很多的帮助。另外沃顿也是一个世界顶级的商学院,我很愿意在这里谈一谈我的一些想法与做法,希望能够和大家进行充分的沟通,更多获得沃顿领导和教授的帮助。

今天在这里我想讲三点,第一个体会怎么样做适应中国国情的管理,第二,在信息化时代怎样做管理上的创新,第三,海尔自己在商业模式创新上的探索。

其一,怎么样做适应于中国国情的管理,中国现在有一个MBA悖论,一开始大家对MBA非常狂热,只要有了MBA的学生、受到MBA的教育企业管理一定能够上去。当然MBA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有一个MBA“退烧”的问题,用了之后觉得不像期望的那么高。主要原因MBA案例大部分是国外案例,很少有中国自己的,中国没有自己的管理模式、管理方式。在改革开放前,中国没有自己的管理,改革开放后中国主要是学习日本的管理方法,而不是管理模式,像Toyota这种管理方式。引进MBA还有一个是不是水土相服的问题,我自己也感觉到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现在考虑的不是过冬应该是冬泳

去年11月我去美国波士顿,和杰克韦尔奇专门有一个会谈,谈了很多问题,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韦尔奇能够把GE做到世界最大,但是又做到了世界最小。意思是说他把公司做到了世界第一,但是公司里每一个人又能够充分地发挥、体现自己的价值,其实这是非常不简单的。在中国很难做到这一点,我请他谈一下他的体会。他说中国的企业文化和美国有非常大的不同,在美国很多方面可以放权,因为美国的财务制度非常非常完善,完善到了我自己都不了解,里面有非常复杂、非常详细的内容,但是可以帮助我把这个企业有系统地推进。我让员工更多地创新,因为在这个制度下反而会觉得受到很多的束缚。GE在中国也有很多企业,在中国员工很愿意随意改动一些东西,中国没有一些非常完善的制度,这是两个国家在管理上非常大的差异。

其实我们自己在国外设立工厂或者是和国外公司打交道后,也感觉到中国企业内部的文化和美国、日本的都有非常大的不同。比如说我们在美国南卡州设立了一个工厂,我们的人过去告诉美国生产线的工人应该怎么去操作,但是过了几天,按照美国的条件可以改动一下,就把这个方法改了一下,美国工人就不干了。他说你前两天告诉我这样干,今天又告诉我这样干,到底哪个是对的。所以不能随便改。这就体现了一个“法”的概念。但是中国工人的这个概念并不是很强烈。像让日本人擦5遍桌子,但是中国人可能今天擦5遍,明天就擦3遍了。我们把日本的一家工厂并过来,研发了非常好的产品,在全世界都卖的非常好,我们就给这个研发团队特别的一份奖励,结果他们不同意。为什么呢?让这些人来干就开发出很好的产品,如果不让他们干,让其他的人干也会开发出很好的产品,这是我们的决定,而不是他们的能力问题,不可以给他们单独奖励。最后把钱还是平均了。日本人的这种团队精神也是和中国不一样的。

中国的管理一定要适合中国自己的国情,这在国外可能会有很大的问题,但是怎么样来做又遇到了一个问题,现在金融危机来了,很多企业感觉到现在还谈什么管理,能过得去就行了。所以大家抱着能“过冬”的思想。今年1月1号温家宝总理到海尔视察,我谈了这方面的想法,现在很多企业不考虑什么管理不管理的问题了,就是考虑能“过冬”就行了。作为海尔我们的想法不应该是“过冬”,应该是“冬泳”,金融危机过去后你只能是低水平的重复,以前是廉价劳动力生产产品出口,你如果还是低水平生产产品出口的话没有多大的意思,所谓的“冬泳”是在金融危机中不但不能放弃管理,应该把管理提高一步。所有企业在金融危机中遇到的问题就是两大问题,表面来看就是库存非常多,第二是应收帐款收不回来。特别是江浙一带欠的非常多。一般企业采取的作为是库存只好再降价、再销售,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冬泳”就是把我的管理提高到可以消除库存、消除应收帐款问题,这样可以把整个企业的管理进行提高。

当时我跟温总理说这个要靠创新,佛教禅宗上有一句话“凡墙都是门”,只要你创新,所有竖在你面前的墙都可以通过去。如果不能创新的话在你跟前的一堵门也过不去。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怎样用创新来适合中国的国情。

互联网时代企业的挑战就在速度

第二点,怎么样在信息化时代进行管理创新,现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时代对企业提出来的挑战就两个字——速度。谁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满足用户的需求。有人说农业时代解决饥饿工业征服空间,信息工业征服的是时间,所以对企业来讲时间是制胜的关键,能不能在第一时间满足客户的需求。德鲁克有一句话,互联网消除了距离,这就是它最大的影响。对于企业来讲只能做到和用户的零距离,如果和用户零距离你就赢

|<< << < 1 2 3 4 > >> >>|

发布日期:[10-11-09 11:45:24]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相关导读

推荐新闻

最新文章

生命答案水知道

一个神奇的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