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企业文化研究 > 文化案例分享 > 正文

胡小林:中国传统文化带动经济良性发展的经验分享(一)

诸位肯定不理解,你丰田广场盖完了,钱也分到了,为什么要自杀?觉得生活特别的没意思,没有内容、没有目标,讨厌生意、讨厌客户、讨厌应酬、讨厌办公室,看见员工我就起烦,打骂司机,训斥秘书,重则摔手机,轻则就骂人,这对我来讲司空见惯。每天晚上应酬,跟客人一块吃饭,客人没醉我先醉,上来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半斤酒下去,把自己先给灌晕了,我就生活在自己酒的世界里头。大声说话,讲黄色笑话,稍有不是就骂服务员,当着客人的面掀桌子,这些事我都干过。老板他们脾气大,财大气粗。你说这是病态吗?是一种发泄,是一种病态。心理极度不平衡,觉得每天当着领导的面、当着客户的面谄媚、卑颜屈膝、说瞎话、顺情说好话、拍马屁、溜须,为了点钱丧失人格、丧失原则。这边要同意改革,我就说邓小平好;那边要反对改革,我就说毛主席老人家值得怀念。做人做得特别委屈,觉得扭曲得不得了,图什么?不就图钱!

所以在我的眼睛里,这些客户、领导都是人民币,长得都一样。抱着这种心态,你跟人民币在一块吃饭,就想着赶快把人民币放兜里边,所以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先喝,喝完了就开始烘托气氛。你想八点钟、七点钟、六点钟开始吃饭,吃到九点,我十次吃饭大概有六、七次都是让司机给抬出来,晕过去了。我的想法就是赶快上甜点,到最后一个环节,你们大家都喝,我自己也喝,喝了我不痛苦,我借酒浇愁,我很兴奋。明天你就把合同给我,我那事你能给我盖个章,文件能通融,政策能违犯,擦边球也能打。就抱着这种功利主义的目的、功利主义的目标去看待。通常我记得好像是九点钟就醉了,到了下半夜三点钟才醒过来,基本上这醒都在车里醒过来,司机也不敢叫醒我。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司机就在外边站着,我就在车里睡,睡到下半夜二、三点。二、三点钟醒了,口干舌燥,也没吃什么东西,也饿了。长期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这种扭曲,这种所谓的压力,所谓的不平衡,就造成心理特别扭曲。银行存折的「零」是愈来愈多,自己是愈来愈痛苦。失眠,半夜醒了以后,这是焦虑症的一个重大的特征,就是想自杀。自杀之前还有些预热,就是自责,我今天吃饭的时候为什么这么说话,我为什么要拍马屁,我为什么要说瞎话,想我上大学的时候谁对不起我,结婚的时候太太为什么对我态度不好,孩子怎么不孝顺,公司的这些员工们拿了我的钱也不好好干活。全想的是负面的东西,谴责自己,谴责别人。

后来我一看这不行,这样下去我没办法生活。不敢进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就皱眉头,我那个秘书就说反正胡总一进办公室,第一个动作先是皱眉头,第二深呼吸一口气,就这种状况,硬着头皮在那干。可能企业家的朋友能理解这种老板,我们在往往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就责怪,责怪这个竞争的社会,工作压力太大,节奏太快,钱难挣。爸爸妈妈面对我们这些说法,一般也原谅我们,孩子不容易,在外边挣点钱,求爷爷告奶奶,你不来看我们就算了。太太也理解,男人在外边打天下,这太太也让着,孩子也让着,在家里就是成了一个凶神恶煞,到了公司也是这种状况,特别不健康。后来我的朋友告诉我说,你这个可能属于心理疾病,我说哪儿能看这个病?他们说协和医院有个心理内科,你应该到那去看看。我就去了,去了以后找着那个石主任,他就跟我进行了一系列测试、化验,说你确实属于心理症状,现在中老年人以上的心理疾病也比较普遍,这个事情对你来讲是个新鲜事,但是对我们来讲是很普遍。

他说心理症状大概有三种,一种叫焦虑症,一种叫抑郁症,一种叫恐惧症。他说据我们的测试和鉴定你是属于焦虑症。我说那我怎么办?他说你现在重到这种程度,劝说、化解、开导已经不灵了,只能是服用西药,服用西药以后靠这个药物来控制自己的精神。就给我开了药,而且跟我说得终身服药。吃完这个药以后,跟大家说实在的,真是没有什么焦虑了,因为人蒙蒙的,被那个药控制了。见了女孩子也没感觉,跟谁也没脾气了,见了饭菜不觉得香,什么好的物质待遇、享受都是麻木的;而且起床一翻身、一转头、一举手,肢体上的这种变化,这个脑子就和打雷一样,极不舒服。所以大夫嘱咐我说,你在做肢体变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容易产生眩晕。我就问大夫,我说这个焦虑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他说这个首先是神经系统的毛病,他说焦虑症最大的特点就是脑信息地址送达错误。 「脑信息地址送达错误」,我说这个什么意思您能细说吗?他说我给你举个例子,你这个幸福的信息老是送在痛苦的地址上,痛苦的信息老是送在幸福的地址上,就是上海人讲的「搭错了」。我觉得有道理,上海人说这话,「神经搭错了」,我就是搭错了,该幸福的时候你觉得痛苦,该痛苦的时候你觉得幸福。

我说这个药物你们怎么研究出来的?他说西药你也知道,都是拿小白鼠做试验。我说你们这药灵吗?他说灵,你吃了就知道了,还得终身服用。我说除了吃药之外,还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他说除了吃药之外,你还得回避所有你不喜欢的、刺激你的,你不愿意见到的这些场景和念头。我说那我还能工作吗?我最不喜欢见的就是客户,我最不愿意见的人就是我的员工,我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就是我的办公室。他说那您都得回避。我说回避的结果呢?结果有可能你就永远不用去碰它,愿意见的人见见,多见,不愿意见的人少见或者不见,愿意说的话就多说,不愿意说的话就少说。我说大夫,关键是我没有愿意见的人,谁我都不愿意见,我特别自闭,我自己就愿意在运动场上跑跑步、散散步,这是我最大的乐趣。只要是跟大家在一起就有压力,就生烦恼,就发脾气,就不高兴,还包括跟爸爸妈妈。我觉得那怎么办?那也得吃这药。在协和医院开了这个药,我就按着大夫的方法去吃药。这时候到了,你想我一九九七年,二00一年开始看病,吃了大概五年的药,这五年过的日子真是不堪回首,极度的痛苦,一点都不觉得幸福。靠吃药度日,一天不吃药这脾气就不行。所以我今天来到这没有别的目的,希望大家听我做的报告以后千万千万别得焦虑症。

后来一个因缘接触了大家今天所说的传统文化,碰到了《弟子规》。我碰到《弟子规》以后,我当时是五十二岁,我今年五十四岁。我一看完《弟子规》我特别激动,我觉得这好东西怎么我都没碰着?书店也没卖,电视也不播,报纸也不登,家里也没人讲,所有的朋友

|<< << < 1 2 3 4 5 6 7 > >> >>|

发布日期:[10-11-09 13:52:02]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