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与管理科学

有没有一把钥匙,能够打开身心的枷锁?有没有一副肩膀,能够让我担起您们的喜和忧?有没有一种智慧,能够消除分歧,仇恨,化戾气为祥和?五千年不倒的中华文化,记录了圣贤面对生活起落的心得报告.历久弥新的经典, 为您打开另一扇门.

周泳杉老师:

周泳杉老师,阳明大学生化研究所毕业,曾任美商亚洲瓦里安科技公司营销经理。于马来西亚、台湾、大陆等各地演讲生涯规划、传统文化与管理科学、新世纪健康饮食等相关课程。

尊敬的诸位长辈、诸位来宾:

大家下午好。今天很荣幸可以跟大家在这样一个集会的场所,我们来探讨企业经营的问题。其实我在来参加这个讲座之前,自己设定的一个目标,一直提醒自己的,就是以一个虚心的态度来这里跟大家一起学习。可是当我前几天回来,会务组的老师把名单给我看,就是这次报名的名单,我看了之后,从原本很虚心变成心虚,变得很心虚。为什么?因为名单里面有很多都是在企业界里面服务过很久的一些前辈。所以本来很虚心想要来跟大家交流,结果变得很心虚,不太敢站上来。因为有很多前辈在下面,确实在人生的历练上都比我们还要来得多。

我们知道杨老师对现代说文解字非常的巧妙,老师都常常妙语如珠。她说心虚没关系,心虚叫做心包太虚,她说虚心是我们开始的方法,可是我们目标是心虚。从虚心走向心虚,我们就可以心包太虚,心一定要虚,东西才能够灌进来。老师很安慰我们,给我们打气、加油鼓励。因为在这里我们了解到,我们希望从老祖宗的智慧当中获取到一点点人生的经验,来经营我们的人生、经营我们的事业。我曾经在庐江讲过一年多的《弟子规》与企业管理,现在他们帮我换了一个题目,叫做「中国文化与管理科学」。我听了之后,第一次看到这个题目我很惶恐,我告诉他们说这个题目太大了,中国文化那太大了,深广无边;管理,这也是大题目,科学更不用讲了,科学的题目也很大。我说这三个题目都很大,讲的时候我们也是希望从老祖宗的智慧当中去得到一些人生的启发。

为什么在大陆讲这个课题要定这么大的题目,是有原因的。因为整个传统文化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上,其实已经断了一段时间,尤其在中国大陆,因为有历史的一个因素,文革的因素,让传统文化整整大概断了将近一百年。大家对「传统」这两个字,一想到传统,就觉得传统里面有管理吗?传统里面有科学吗?没有。一般人心里的感受是传统的东西就是旧的,就是迷信,怎么会有管理、怎么会有科学?跟现在的工商管理不是很矛盾吗?是水火不容的,有现代的管理科学就不要传统文化了。因此我们的同仁才定这样的题目,让我们来反思一下,传统文化跟管理和科学到底有没有冲突、有没有矛盾?是这个初衷,所以定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很冲突的题目。

我们都晓得传统,什么是传统?有个朋友曾经很巧妙的说,昨天以前的事就叫传统。昨天的就叫传统,铁定不是未来的,未来的就不是传统,昨天就是传统。在好像是前两个礼拜,因为我们庐江文化教育中心办了一个纪念活动,就是我们办班教学两周年的一个纪念活动。邀请了一些外国朋友来到我们的中心,里面有些学术界的朋友,也有长期推动和平工作的一些外国朋友,到了我们中心。其中有一位来自澳洲的作家,他事实上是个作家,但是他的弟弟是澳洲一个政治人物。他到了我们中心之后我们就请他参观,参观完之后,在我们那边待了几天,参观我们整个和谐示范镇在示范做教学的一个过程。参观完之后,我们请他上台去分享,他告诉我们,他说当你在澳洲提到传统这两个字的时候,我们的概念是两百年以前,那叫传统。他说没想到在中国提传统这两个字,他的概念是五千年以上,他对于有这样一个传统他感觉替我们很高兴。为什么?他觉得我们提传统才两百年,你们提传统居然是五千年。

他在中心看到我们的老师彼此互相打招呼的方式是鞠躬礼,他说我在澳洲如果做这个动作,人家会以为我要捡垃圾,弯下腰要捡垃圾才会做这个动作。他说来这里感受完全不一样,就是你会发觉他对传统很向往。他还如数家珍,他说他的祖先怎么来的?他说我的祖先当时是从英国来的,如数家珍。为什么从英国到澳洲去?因为偷了一双鞋子。他说我的祖先偷了一双鞋子之后,因为他讲英文,我们的翻译帮他翻译的时候他是这样翻的:我的祖先因为偷了一双鞋子,所以被下放到澳洲去,下放到那边去劳改。所以,他的祖上有一个训诫子孙的一句名言,他的祖先流传下来的名言是告诉他的子孙,无论你们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偷鞋子。他对他的祖先这句话记得很牢,他感觉到有这样的一个传统很光荣。

我们看到英国有些学校,像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他们也有传统,他们的传统就是在河里面划船,他们在划船的时候都以这个传统为光荣。他们觉得太光荣了,我们有这么好的一个传统他觉得非常的喜悦,提起来的时候嘴都是笑得合不拢的。不像我们提到传统眉头就皱起来,这个传统好像是昨天的东西就是传统的,不值得一提的,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他不是这样的,我看到他在提他的祖先、在提他的传统的时候,他满脸的欣喜。我们感觉到这种安慰,这种对祖先的爱慕、这种依恋之情,从他的言语当中,虽然他讲的是英文,透过翻译来翻译,但是我们都能感受到亲切的那种喜悦。所以这是对传统的一种看法。

我在汤池因为讲这个题目讲了一年多,当时我还记得我们到了这个地方的时候,因为想到这样一个四万八千人的地区,它是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我们怎么开展传统文化的教育、伦理道理的教育,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第一件事情做的当然就是要亲民。所以我们就是老师组织了一个团队一个团队,几个人譬如说五个人为一组,到各个村里面去跟他们交流,要下乡讲课,我们是入户去讲课。讲什么?讲伦理道德。我相信在座很多的朋友听到讲这样的课,心里面就会开始紧张。这样的课有市场吗?现在企业都讲市场,有市场吗?有人听吗?确实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也遇到这样的窘境。到了村里面的时候,村干部跟我们讲,老师,你们来讲伦理道德没有人要听的。他说你们为什么不来教我们怎么赚钱?你来教我们赚钱的课,包准是场场客满。你们来讲教我们怎么赚钱!怎么来教我们伦理道德?这个没有人听。

当然我们听到这样的话之后,请问各位朋友,我们下一个念头是什么?下一个念头是不是反正没有人听,咱们就别讲了,打道回府!事实上在我们整个社会,现在也遇到同样的信心危机。我们在这里感受到传统文化的氛围,很多朋友到我们庐江参加五天的讲座之后,回去之前都很紧张。告诉我们说,老师,我在这里一开始的时候我很感动,尤其我们也看「暖春」,我们也看一些影片,还有唱歌,今天晚上会唱一些歌曲。他说我很感动,然后下一步是很激动,因为发觉人生终于有一条非常开阔的道路,很激动,觉得以后的生活必然是充满着希望。但是我很担心回去之后不动,为什么回去会不动?他说因为只要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发布日期:[10-11-10 14:32:13]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周泳杉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