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论坛 > 老师视频 > 胡小林董事长 > 正文

胡小林董事长:学而时习之成果的启示(二)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真的不好意思,占大家这么长时间听我在这。听完周泳杉老师的课,最后眼泪就下来,大家知道为什么我本来是真的不想讲,我也不是吃这碗饭的。而且企业今年情况这么不好,这种状态这个船开的不是顺风船。为什么我愿意来这儿?我一想到我找到了忏悔、改过的这把钥匙,我不到青岛来给大家说,我小的不够意思。大家利用五一节的期间到青岛来学习,图什么?说白了图幸福。现在我们因为没有智慧,因为不改过,因为不认真学习经典,学而时习之太苦了,身体有疾病,精神有疲劳。我自己就得过很重的焦虑症,我得到重到什么程度?晚上失眠,两段式睡眠,夜里三点钟起床。三点钟起床轻则自责,检讨自己,这一天又跟爸爸妈妈发了脾气,我怎么这么差劲,今天又数了妹夫。我发脾气,发完脾气到夜里就后悔,后悔就自责,最后重重重就重到想自杀,所以我是一个从自杀的边缘过来的人。大家觉得您还自杀?您算了!您客气,你们家那么有背景,共产党的高官显贵,你自己研究生毕业,儿子你也有了,这么多的身家,这么有钱又当老板,您得焦虑症,那谁不得焦虑症?

我回想我这一生,从1974年插队开始,我就在追求幸福。什么是当时的幸福?只要能把农村户口改成北京户口,我就幸福,回城。哪怕让我到公共汽车上卖票,哪怕让我到北京二商局菜市场卖菜,也比农村强,一天两毛六。1976年小平同志解决四人帮的问题,可以回城了,回城之后,给我分配到了通县法院刑庭搞速记员。我这家里都是很有事业的人,爸爸、妈妈、亲戚都是为党、为人民,做出了一番轰轰烈烈事业的人,我心目中我特别向往他们,我想当他们。我想能够掌握权利,能够挥戈天下,横刀立马,为祖国、为人民立下汗马功劳。我不甘心于在通县刑庭,什么这个人强奸,什么那个人偷鸡,搞那个速记员,我觉得特别不幸福。每天一到法庭的时候,我的头就晕,我那高血压就那时候得的。你每天面对犯人,给大家讲个笑话,我骑着摩托车到法院的监狱去念判决书,「如不服本判决,在接到本判决书之日起,十日内可向本法院上级法院提出上诉。」你上诉吗?我不上诉。那你就服从本判决?我不服。我说你不服,你就得上诉。我干嘛上树,那是我小时候干的事我上树,我这么大了我干嘛要上树?我对你们这我不服,为什么要逼着我上树?我说你弄明白,我们可不是要你爬外边的树,我说你要上诉不上诉?那个那我上。你废什么话我说你这儿?我就成天跟这些人打交道,连上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同志们,当年的胡小林三十年前!

然后小平同志恢复高考,这一股春风,就觉得上大学是最幸福的人,考上大学。第一次恢复高考通县第四名,就考上,考到了安徽合肥工业大学。上了大学找了对象,这两口子挺甜蜜。快到分配了,傻眼了,系主任找你,那时候还叫指导员。说你们两人不可能一块分到北京,没那么多指标,只给一个。你们两人要想在北京成家,有一个人必须自己解决。那我就得考研究生,我就考研究生。那就解决了户口,当时觉得只要能回北京,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成家立业,能在北京工作。其实我对研究生并没有什么兴趣,我就是想着回北京过日子。当时的幸福又发生变化,不是上大学,是要回北京过日子。上完研究生之后这是1982年,到了1985年,那个时候外汇券、侨汇券,资产阶级的香风都吹进来,自己的羡慕,罗马尼亚家具,电冰箱,洗衣机,佳能照相机。没钱真苦,你想研究生,一个月三十六块钱多苦!住在筒子楼里头,拿那煤油炉做饭,然后又有了小孩,当时就觉得这没钱真不幸福,一定要挣钱。觉得自己的幸福又发生了变化,觉得一定要挣钱。

然后正好那时候各个单位搞三产,所谓三产可能很多年轻的朋友不知道,就当时国家有很多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是靠行政经费,是没有钱的,是没有额外的钱,都是国家通过财政体系拨给你们的。办三产的意思无外乎就是说这个企业,我当时研究生毕业以后,分配在兵器工业部,这个计算器应用技术研究所当室主任,我当时三十岁。三十岁完了以后,那时候到第三梯队,这领导想培养我,觉得我这挺能白活的。你看我到这一说你们大家都特高兴,我二十年前就这德行,领导挺喜欢我的,挺殷勤,会做人,招人爱。这么着就是没钱,没钱完了以后正好办三产,我就跟领导说「得了,咱们所里正好开公司,我去开公司去得了。」领导就把我开到公司去,这一下子就踏上不归途!然后开了公司,给所里挣钱。挣到最后,我记得好像是那个时候是1986年,1986年完了以后就想出国,因为有钱。因为它是承包的,这所里把公司给了我,我一年上缴利润多少钱,剩下全是我的。这有钱了,这时候中国对外改革开放,就愈来愈频繁,那部里就派我去出国,因为我英文不错,说你小子也学计算器的,搞物理的、搞计算力学的,你带了代表团到国外去买计算器。

这个过程一出了国就晕了,乖乖,那没抹布,全是餐巾纸,我的天!那喝水都是矿泉水,哪像我们这烧开水。我不怕大家笑话,我那个时候一九八几年出国的时候,我那军大衣带到那儿,我一天都没敢、不好意思穿,这么难看的衣服能穿得出去吗?还穿军大衣。就那样我到纽约,高速公路,摩天大楼,然后那种那种太富裕了,我当时想得了,什么是最幸福?出国!哈哈这又变了。底下我那秘书今天也来了,帮我记着,这第几次变了,又改变方向了,就觉得什么都不如出国,出国是最幸福的。得了,削尖脑袋,出国很费钱,搞保函,搞大学通知书,教授推荐信,考GRE,考托福。那时候还没GRE,考托福,考上了到了加拿大,老婆孩子往那一安,到了加拿大不到两个礼拜觉得太孤独了。这个地方好,除了取垃圾的,一个人都见不着!这一天一天的,好家伙真有钱,买了个house,买了一个别墅。这人来取垃圾我拉着人家聊半天,他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还得下一家,明天再接着聊。」真孤独,我说这不把人给憋病了你说,干嘛!唯一的一个乐趣,就是到录相带那店去租什么录相带,中国的录相带去看。

我说这不行,这还行吗?这一定得回国,回国多热闹,卡拉OK,桑拿按摩,打网球,到青岛来找刘总,这多有意思对吧。你看这人就是不知足,好好的加拿大温哥华这么好的地方,世界联合国卫生组织多少年评定,苏黎世跟温哥华是世界上最宜居住的地方。你又不缺钱,对!一家人在一起不挺好吗?不行,不甘寂寞,就回了国。回了国就夜夜笙歌,198

|<< << < 1 2 3 4 5 6 7 8 > >> >>|

发布日期:[10-09-21 17:39:43]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