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而惧

大水纵行于天下,勇敢果断,但绝不鲁莽。当有高山阻隔,水不会冲动行事而强行向高山讨路,而是寻找山涧峡谷,顺势穿行。水的明智行为,让我们想到老子的智慧之语:“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老子告诉我们,勇敢却蛮干,一定会失败;勇敢而有所畏惧,却能够取得成功。这两种勇,有的得利,有的受害。我们如何选择,应该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孔老夫子的学生子路有一次问孔子,如果老师带领三军打仗,在这么多弟子当中,您会选谁同去?子路当然希望老师选自己同去。但孔子却回答道:“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意思是说,赤手空拳与老虎搏斗,不借助舟船而泅水过河的人,面对死亡没有任何畏惧,我不会带这样的人去。我一定要选面对危难有畏惧之心,善于谋划斟酌而成功的人。孔子自然是批评子路勇猛有余,敬慎不足。

夫子是在教我们大勇,勇中有怯。

张瑞敏说,自己经常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其实,无论是作为领导人,还是企业员工,勇中有怯,都是至关重要的。勇是敢于承担,勇于负责;而怯呢,则是慎重,敬畏。我们每一个人要承担的工作,都事关他人,事关利害,一个真正的勇者必然要小心谨慎,这是责任感、责任心使然。

“诸葛平生惟谨慎”,是说诸葛亮平生做事非常谨慎。诸葛亮之所以能够做得谨慎,是因为他时刻想到责任,想到自己对刘备的承诺,想到刘备对自己的“托孤”,想到自己作为蜀汉的丞相,如若不慎将对国家带来危害,因此做事才三思而后行。

“得其所利,必虑其所害,乐其所成,必顾其所败。”老子的这句话深具辩证精神。作为企业的决策者也好,作为普通的个人也好,我们都会有面对重大选择的时候。此时,“怯”心要升起来,因为,“勇”只使人看到“利”、看到“成”,而“怯”则使人看到“害”、看到“败”。既要考虑抉择可能带来的益处,更要想到可能带来的弊端。这样的抉择必然是周详的,这样的抉择必然是有准备的、坦然的。这时,胜算自然就高。

张瑞敏在谈到企业重大决策时说,自己经常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正是大勇若怯的境界。

我家乡所属的集团公司前董事长因决策不慎,上亿元的投资打了水漂,导致企业巨额亏损。乡镇企业的命运与自己的命运、员工命运和父老乡亲的命运息息相关,不能不慎。新当选的领导人,感到这个官不好当,意识到权力更意味着责任。很多时候,企业顺风顺水,人们常常“勇”有余,“怯”不足。但企业日子不好过的时候,惶恐之心更容易生起。

华为公司的研发能力在业内首屈一指,在国内和海外的市场扩张能力更为业界所称道。2004年,华为的销售额达55.8亿美元。2005年4月18日,华为总裁任正非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年度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华为内部网刊登了一份“关于任总被《时代》周刊刊登的几点说明”。邮件是以总裁办的名义发的,据说是出自任正非之手。邮件内容为:一、不是个人智慧,这是团队的力量。二、公司需要安安静静地发展,紧紧聚焦在业务上。《管理优化报》是文责自负、原文照登的报纸。员工可直接投稿批评。员工从爱护公司的角度出发,不要在外界议论公司,不要在同学、朋友和生活的小区里张狂,造成轻浮的印象。《时代》周刊也是一种媒体,与中国的一些媒体一样,读一读,笑一笑就过去了。对外界和媒体的各种议论大家不要太在乎,还是好好努力工作。
王石在他的著作《道路与梦想》中,曾谈到一个让他“后脊梁浸出冷汗”的经历。

1992年夏天,他到北海市寻找新的房地产投资机会。当时的北海市长计划拨给万科一块40平方公里的土地,让王石兴奋不已。他认为在深圳实现不了的宏伟蓝图,可以在北海大展身手了。他于是请了一位经济学家和一位城市规划专家一起前往北海,商讨规划大计。那位经济学家为王石做了基础设施投入分析:深圳特区目前总共开发了70平方公里的土地,“三通一平”每平方公里需要两三个亿,70平方公里的“三通一平”用去了近200亿元,也就是说地面上什么还没有就用去了200亿元。再看北海这40平方公里的荒地滩涂开发,即使这里的劳力、建筑材料比深圳便宜,每平方公里土地做“三通一平”也得1.5亿元至2亿元,40平方公里就得60亿元至80亿元,如果算上地面上的投资,如厂房、公建、发电厂、水厂等,少说还得80亿元,加起来就得140亿元至160亿元。问题不在投入,更重要的是产出和消费。北海目前的人口不到15万,一年的产值不到10亿元,如何支撑这么大规模的基本建设?

听了专家的开解,王石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一算如醍醐灌顶,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不能要啊。”王石后来反思,当时自己十分狂热,如果没有专家这一盆冷水浇下来,万科盲目上马,后果将不堪设想。

德隆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面对诱惑,“勇”有余,而“怯”不足。

前两天,我的办公室搬家,发现了一本书,崭新的,忘记是谁送的,名字叫《德隆引发的思考》。以为是德隆事件的反思,一看目录,才知道作者思考的是——德隆如何用十几年的时间,发展成为拥有上百亿元资产的跨国集团的成功经验。

一本新书未及翻看,德隆“帝国”却已轰然倒下。望着德隆的残垣断壁,想到它如何拔地而起,又如何风雨飘摇,我们要没有一些感怀都很难。我最想说的,就是水8则之“勇”。

几乎所有和德隆接触过、和掌门人唐氏兄弟交流过的学者、咨询专家,都曾被他们宏大的商业抱负、横跨产业和资本两界的视野、大手笔整合的气魄所震动。不过也不乏有识之士曾预言:德隆很可能成为一个“悲剧英雄”。唐氏兄弟的理想及战略固然壮观,气魄及手法也堪称果敢,但现实的产业环境和金融环境的变化所蕴含的风险必须足够重视,而且要时时小心。同时,金融杠杆的过度使用,快速扩张带来的管理风险等等都可能交织在一起,随时会引发德隆的“折戟”。

关于德隆掌门人唐万新的发家史,流传着许多不同的版本。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唐氏兄弟1986年用400元创办彩扩点,依靠胶卷彩扩业务掘到了第一桶金。此后他们还尝试过做魔芋挂面、玉石加工、买卖电脑等各类生意,有赔有赚。

1992年,唐氏兄弟创建新疆德隆实业公司。当时上海、深圳股市火爆,唐氏兄弟遂雇了5000名新疆老乡南下深圳排队认购新股抽签表。在这次股市狂潮中,他们掘到了第二桶金。

1994年,德隆在北

|<< << < 1 2 3 > >> >>|

发布日期:[11-03-07 16:10:02]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上一篇:谦卑胜刚强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