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对华人家族企业的影响

来源:价值中国  作者:胡武云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从“农业-宗法”社会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伦理型文化。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法家文化、孙子兵法的军事思想都属于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文化。就儒家文化的系统性和对中华民族的历史影响来看,儒家文化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道家看似虚玄,倡言“无为”,然而其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无不为”,当时的“无为”是在等待时机,时机一到就更加“大有为”,但消极避世的思想抹杀它一定的光彩。法家文化一切以实效为依归,具有更明显的现实精神,自秦严刑峻法和秦朝的迅速崩溃后,法家文化逐渐走向穷途末路。孙子兵法的军事思想更是世界军事领域著作的一朵奇葩,但没有续作者发扬光大。儒家文化主流都是经世致用、兴邦治国、教民化俗的。中华文明之所以数千年流长而不衰,就得益于孔子及其后历代圣贤的儒家文化的精神滋养。 

所谓“家族企业”,指企业资产和股份(50%以上决策权)主要控制在一个家族之中,领导层的核心位置由同一家族成员出任,企业内部管理带有浓厚的家庭色彩。或者用泛家族规则来整合企业的管理资源。首先,东南亚是最早的华人移民地之一,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华人经济已成为东南亚各国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东南亚华人经济就是靠华人家族企业支撑。港台的大型企业如长江实业、台塑也是家族企业居多。据统计,目前在中国国内的民营经济中,家族企业至少占到了90%以上。在这些企业中,既有单一业主制的企业,也有合伙制的企业、共有制的企业,甚至还出现了家族成员保持临界控制权的企业集团。所以,发展民营经济必须大力发展家族企业。中国下一轮经济发展的主力将是以家族企业为代表的民营经济。 

国学大师钱穆曾说:“中国文化全部都从家族观念上筑起”。家是中国人的生活重心,研究华人的企业文化,自然要特别注重对华人家族企业的研究,家族企业是华商企业的主要经营形态。华人家族企业有两个基本特征:首先,中国人的群体精神是“家本位”群体精神,具有典型的家族文化特征。在中国文化传统中长期居于统治地位的儒家文化,就是“家本位”的代表。儒家的治国之道,就是强调君王应当像“家长”关心家族成员一样关心自己的子民。在家要父慈子孝,在外任职要做父母官,一切都要遵守伦理秩序。所以,中国人的社会人格是以“家”为中心的。其次是家旅世袭制,由于长期的专制统治,形成了中国人特别严重的内耗特点和防范心理,但它也强化了中国人的家族意识,迫使人们从内寻求支撑,以血缘关系为最基本的纽带,渗透到家族资本的运作特征中去。中国人在本土以血缘为纽带抗拒天灾人祸,而在国外,上无片瓦遮天,下缺立足之地,就只能以血缘纽带求生存求发展,由此形成海外华人独特的家族世袭管理模式。所以绝大多数华人家族企业的传承都带有世袭的倾向。 

儒家文化讲究“仁、义、礼、智、信”。 

儒家思想是以“仁”作为核心的概念。孔子所谓的“仁”,在字型上是“从人,从二”,亦即“二人为仁”.“仁”字的基本涵义是二人的关系,仁也即“爱人”,从而道出人与人之间适度的关系,最终的实现通过“善”联接。儒家文化讲究“择善固执、止于至善”。若是孤独的一人,则没有行善的机会。所以,儒家没有关起门来做圣人,而充分发挥社会关怀。这有利于发挥华人家族企业家精神的塑造,也有利于华人家族企业家“富则兼济天下”。最终驱使华人家族企业家最终把一定量的社会财富通过捐赠的形式回馈社会。彭年酒店董事长、港商余彭年全身投入“彭年光明行动”的慈善事业,5年内在国内的甘肃、湖南、青海等九省一市计划投入5亿元做20万例免费白内障手术。而且每年都有大量财富进行捐赠。余彭年从几乎身无分文的内地人只身到香港闯天下,从打工者一步步积累财富,创立年营业额达20亿彭年酒店集团。期间积累财富的艰辛恐难为他人所知。但拥有了财富却兼济天下。这和儒家文化“向善,行仁”的深刻思想不无关系。“仁”还促使华人企业家完成一定的社会价值。阿里巴巴网站创始人兼董事长马云讲过:“企业家是带着使命感要完成某种社会价值的。企业家的公民意识正是源于这种企业家精神”。“仁”套用一句很现代的话就是“以人为本”,真正“以人为本”的企业家,也是能够履行社会义务的人。中国历代国家都有实现“仁政”,企业家也可以实现“仁商”,这样可以促使企业家和员工实现和谐相处的精神。 

义是事之“宜”,即“应该”。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应该做的事,因为做这些事在道德上是对的。如果做这些事只出于非道德的考虑,即使做了应该做的事,这种行为也不是义的行为。用一个常常受孔子和后来儒家的人蔑视的词来说,那就是为:“利”,在儒家的思想中“义”与“利”是直接对立的。所以孔子本人就说过:“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里华人企业家如理解不是很深刻,舍利而取义就大错特错了。在改革开放初期确实影响了很多企业家。其实,要深刻理解:企业的本质天然具有趋利性,企业的最大目标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在此需辨证理解“义”与“利”的关系。孔子也曾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商人其实有三种境界:第一种商人只知“唯利是图”,舍义而不顾,这种商人往往不择手段追求钱财,最终做不长久。第二种商人“有义无利”,只讲哥们义气,到处被人赊欠,资金链一旦断裂,弄的企业衰败。二世祖败家的例子不胜枚举。第三种商人讲究“有利有义”。这是商人最高的一种境界。这种情形是可以做的到的。香港首富,世界上最成功的华人企业家李嘉诚就讲过“行仁义之事,赚无量之财”。李嘉诚成功帮助包玉刚收购九龙仓就做到“有义有利”。李嘉诚不遗余力帮助包玉刚的中资财团,是出于义;后得到九龙仓的股份,则获得了利。所以,对于华人家族企业家,更应辨正理解儒家文化中“义”与“利”的关系,这样有利于企业的发展壮大。

在儒家学说中,礼是一个内容丰富的综合概念,它指礼节、礼仪,又指社会行为准则,还礼的功能就是调节。人要满足欲望,有礼予以调节。礼还有一种功能,就是使能文雅,礼使人的情感雅化、净化。有礼才有道德。尊礼而行就是道德,违礼而行就是不道德。礼就是人们的共同规则。马克思曾讲“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父子之亲、

|<< << < 1 2 > >> >>|

发布日期:[11-05-23 10:18:04]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