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弟子规》与企业 > 案例分享 > 正文

中华文化成就和谐菲尼克斯(一)

菲尼克斯中国公司总裁李慕松先生在第一届企业家论坛上的演讲

错误,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刻、这个时间在我们公司犯错?所以我觉得我自己给我们公司同事造成的损害就是这样,十年的时间,大量的时间、大量的资金、大量的金钱花在方式、方法、技能、技巧的培训上。今天在座的,除了政府领导、企业家以外,我知道有一部分是大学的专家、教授,还有一部分来自教育培训机构。现在回想,我绝对没有任何贬低我们的老师或教育培训机构的作用,但是我们所有这些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在做人做事这个点上没有做到平衡。这点不能怪别人,是我请他们过来的。「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实践之理,就像我们这样一个具有优秀文化的一个企业,或者说在国内比较好的一个企业,通过我们的教训也看到了,如果不是真正把做人放在第一位,一定会出错。

老师讲到了,可能我和在座的大部分都一样,承担一定的责任的,有君、亲、师三个不同的侧面,有三个不同的职责,我没有做好。因为在反求自己的时候我要问我自己一件事,在座的各位可能有好多都是为人父、为人母的,当自己的子女犯错误的时候,我们除了心痛以外,你采取什么措施?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自己的孩子教育过来,绝对不能允许他在错误的道路上愈走愈远,天下父母亲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孩子犯错。但是一个同事犯错误了,尽管一开始我很犹豫、很矛盾,几次没有同意人力资源部的人,但最后当人力资源部,甚至工会主席都签名了,要求解除这名部门副经理职务,要求除名的时候,我也同意了。我就觉得自己深深的内疚,我没有把我的同事和我自己的孩子同等看待,因为如果我孩子犯错,我会把他开除吗?

王朔是一位平民作家,可能比较受年轻人的喜欢,也有人说他是痞子作家。但是我在美国的时候看到王朔写的一篇文章,你们会后可以到网上查一下,他文章的题目叫「中国人到美国变好了」。他讲了好多事情。他去美国以后,认识他或不认识他的人第一次见面知道他是由中国大陆来的,谆谆告诫,绝对不能随地吐痰,不能随地丢垃圾,不准闯红灯,到了超市不能拿人家东西等。他后来就写了这个感慨,说中国人到美国都变好了。其实这就是老师讲的「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他只不过就是避免受到法律的惩处;如果你想在美国生活下去的话,你一定不能让警察找到你,不能招惹到这些的法律的麻烦,其实他本身的道德水平提高了没有?没有。所以我就想到了一点,我们的同事在我们的公司犯错,至少我没有给他造成一个不犯错误的缘。因为这个同事过去没犯过错,他并不是根深蒂固在到处都犯错,如果到处都犯错我们也不会要他,这里面的确有我的责任。参加过几次中华文化培训以后,听到了好多位老师的讲座,其中老师也谈到了,没有坏孩子只有坏环境,那也就是说,我没有给我的同事创造一个不犯错误的好的环境。

今年四月份在北京,有个机会我和教育部的吴启迪副部长见面,当时我跟他谈到了高部长讲的的一段话。吴部长很赞同,吴部长跟我说,现在有些大学毕业生,我们知道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企业都不欢迎。大家可以看看,今年十一月十三号南京信息工程学院的领导找到我们,因为他们是接受我们捐助的全国十个学校之一,希望我能分一点时间和他们的老师和他们的应届毕业生见一下面。那天我们,因为我觉得这也是我的一种职责,我对同学的一种责任和义务。那天我准备这个,准备了一下自己的汇报提纲,结果看到一份东西,大家可以看到有日期,二00八年十一月十一号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的报告。我发现两天以前的人民日报,就是十一月二号我来青岛的路上,人民日报有张图,一样的。二00七年,四百九十五万高校毕业生当中,到现在为止,一年半过去了,有一百万大学毕业生没有找到工作。二00八年,五百五十九万,明年六百六十一万。那报纸上还有个报导说着这么一句话,天津科技大学的校长说,「机遇将永远给那些有准备的同学」。完了以后,那天,南京信息工程学院的院长亲自领队,带着他们的老师和学生们到我们公司。我在给他们汇报分享的时候,我问了大家一句话:什么准备?请枪手给你写论文?请外面的公司给你包装?我作为南京大学商学院的兼职客座教授,也参加过他们的一些工作,除了毕业论文答辩以外,还有就是MBA的学生入学面试和初选。因为我没有经验,但是跟我在一起的南大国际商学院的领导和老师们对这都很有经验。来了以后他们就跟我说,你看,刚才那个人是经过外面培训公司专门培训的,怎么对付面试,怎么对付老师,一看就知道,从他一进来的举止,举手投足,穿的衣服,都可以看的出来。所以我问同学们,我说这些东西就能保证你得到一个自己向往的就业机会吗?

因为今天正好,我本来想把这张删掉的,昨天晚上想了想最后没删,为什么?因为今天早晨吃饭的时候,北大的张教授跟我在一个桌上,也谈到现在学生、学校的一些问题。二00六年我在北京出差,二00六年中央电视二台有个节目,正好当时是北京一次人才交流会。他们找到了我,就在我们北京办事处的门口做的采访,题目叫做「企业家谈人才招聘」。我现在觉得很惭愧,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好好学。我真正知道中华文化,参加四天、五天的培训,是最近一年多的事情。但那时候讲了一个问题,就是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大概好像采访我以后三个小时以后中央台就播了。我觉得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包括我们在座的为人父、为人母,包括同学本身,都要回答这个问题。其中有一点,我是清华大学第二届全国工商总裁班的学员,清华大学的老师们对我也比较重视,其实那个时候我还不是总裁。一九九九年我们在中国只有一个小公司,只有大概二百个员工,九九年那时候我们在中国的营业额还没有超过一个亿。他们最后破例把我录取进了这个总裁培训班。那时候清华大学管理学院的院长是朱镕基总理,他们学校只有常务副院长和单位书记,院长就是朱总理。

他们院长、常务副院长、还有老师这三个人,在我们培训班结业以前跟我有一次单独谈话,其中问我:你们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需要博士?需要MBA?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我说不要。三个老师看着我,无言,他们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不要?我跟他说,因为那次是这样,朱总理是清华大学管理学院的院长,所以对我们总裁培训班的学员每人给一个礼遇,领我们到朱总理的办公室,每人在朱总理的办公桌上坐下来照张相,留个纪念。我也去了,结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发布日期:[10-11-18 15:27:48]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