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弟子规》与企业 > 案例分享 > 正文

中华文化成就和谐菲尼克斯(一)

菲尼克斯中国公司总裁李慕松先生在第一届企业家论坛上的演讲

叫被动接受?我们决定让我们公司的高管和管理团队,让我们的优秀员工参加培训的时候,好多同事都在怀疑,让我们去干什么?但是公司派,又不能不去。到后来主动争取报名,所以整个团队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在去年年初,就是我在系统开始学习中华文化以前,在同济大学的菲尼克斯讲座上,跟同济大学的老师和学生汇报的一张投影片。当时我引用的是《论语》的四句话,「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坏刑,小人坏惠」。因为我们公司成立十五年以来,我们公司的每一位同事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真正把国家前途、民族前途和自己的工作结合起来,在外商投资企业这个平台上,为国家、为民族做出自己的贡献。

有一次我和蔡礼旭老师交谈、汇报的时候谈过一件事,我说我们成立十五年以来,没有跌过大跟头,这是指十五年以来没有一个同事因为刑事犯罪、因为经济犯罪而受到处分。相反的有一些其它单位,在我们公司做驻点单位的,比如说我们公司的安保,是整个公安部门的安保公司负责的。但是,就是这个保安团队里面,有两个人监守自盗,最后受到了法律的惩处。当时我跟蔡老师说,社会上一些丑恶现象,比如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比如说社会上家庭破裂,离婚率那么高,我们公司主管以上的干部没有离婚的。因此我跟蔡老师讲,我真的感到诚惶诚恐,因为自己修行很差。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人有善愿,天必佑之,感谢祖宗冥冥当中的护佑。蔡老师在我的笔记本上给我写了这四段话,如果大家愿意的话可以做个参考。实际上你把蔡老师的名字和「幸福在一念之间」打上以后,你可以在网站上马上查到这篇。蔡老师是这么写的:「以利交者,利尽而交疏;以势交者,势倾而交绝;以色交者,花落而爱渝;以道交者,天荒而地老。」这是蔡老师跟我们讲,你们的初发心是对的,所以对你们来说的话,应该坚持自己的初心,在中华文化的引导之下走得更好。

南京那么多外商投资企业,南京一共,最近我知道了,因为在我们庆祝十五周年的时候,南京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许慧玲副市长参加我们的会议。她就讲到南京有十四万家企业,十四万家企业还不包括那些一个人的企业在内。但是有一点,我们历来采取的,从我们十五年以前开始组建公司的第一步开始,从来不以高薪挖人。当然有一点我也体会到,我们的同事毕竟上有老、下有小,有着生活的压力。所以在我们的同事为投资方做出贡献,在为国家做出贡献以后,我们公司的员工应该受到公司的关注。但是有一条,比如说我们跟我们的同事讲,也是为我们的同事欣然接受。我们的薪资政策里面有一条,就是在全国各地所在地外商投资企业当中居中,我们绝对不会亏待我们的员工,但绝对不以高薪挖角。有很多例子,当前几年,外商投资企业的高管,就是所谓最热门,此山望着那山高,不停跳槽的时候,我们公司的团队,包括创业期的团队,包括我们的老工人,没有一个离职的。是不是因为我们给的工资高?不是。我刚才跟大家讲了,我们那边主管讲,他说有的人觉得企业文化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他现在给自己的新人做培训的时候,就现身说法,告诉大家,企业文化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举两个例子,我们制造中心的周总,刚才机械部的陆部长在我们公司沙盘面前,我们公司有三个人干部给他汇报工作,其中有一位就是我们制造中心的周总,他是和我一起第一批参加中华文化学习的。他原来大概在二00一年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搬到新基地,当时还在基建过程当中,我接到一个电话,他第一句话就是,一句话就把事情都说清楚了,说李总,我是周科,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们当年招收生产部副经理的时候最后两名候选人之一,最后你没有能够用我。后来我就问他,我说周先生有什么事情吗?他说当时我跟你见过一面,你跟我说过一句话,我想了两年。你当时跟我说过,对一个人来说,金钱绝对不是最重要的,我现在愈来愈感觉这句话的重要。那我就问他,周先生您在哪个单位工作?是一家美国投资企业。我问您是什么职位?他是高级经理,职位比部门经理还高。你向谁汇报工作?我直接向公司总裁汇报。我就问他,因为他问我,我还有没有机会为你们的公司服务?所以我才说,你既然问这件事,对不起,告诉我一下,您现在的年收入是多少?他当时告诉我他多少,完了我就说,我说周先生,您的职位、您的收入,在整个南京市都是不低的。他说我知道,但是我愈来愈感觉到,这家企业的文化和理念我不认同。我们开玩笑说,我们跟他谈恋爱谈了三个月,为什么?因为像他这样一位,能不能有这个的心态接受我们的文化?能不能忍受职务上的落差,或者收入上的落差?在我们公司三个月试用期满以后,我们任命的职务是生产部副经理,跟他两年前申请的职务一样,跟他做一个美国投资企业的高级经理差了很多。

另外一位,是我们整个负责华东地区销售管理的杨总,青岛在我们杨总的管辖之下。他在来我们公司以前,是我们这个行业全球前三名的另外一个德国公司的华东地区总经理。当郭总跟我说介绍杨总,而且说杨总愿意加盟我们公司的时候,我也是怀着,就是他能不能接受我们的文化,能不能认同我们的理念?能不能忍受职务上的落差,和经济待遇上的落差?杨总来了以后,试用期满以后,受任上海办事处的经理;上海办事处的经理和另外一个德国公司华东地区总经理,这中间有相当大的落差。但是有一点,当他们在团队里头,融入了团队,为公司作出贡献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苛待我们自己的同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核心团队跟我们的员工对我们稳定向上。

下面跟大家汇报一下,再把中华文化引入我们公司以后,我们一些同事的心得体会。我觉得我们公司的同事非常善良,尤其是我们一线的同事,给了我们公司非常大的教育。如果看过中央教育电视台播送的,刘余莉教授的访谈录像,里面有几个我们公司员工的镜头。这位同事是其中采访的一个员工,他第一句话你们就可以看到,「我不认为自己是被这个社会毒害的那一类人」,但是学习以后他知道了,「我已经成了麻木的一个人,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迷失了自我,犹豫、停滞不前,不再坚定」。他学习回来以后身体力行,在家里头,按照《弟子规》规范自己的言行,现在可以看到,孩子、太太、家庭成员、父母等等,而且在公司里头他也是按照君亲师做好自己的工作。他感觉到可喜的是什么?

|<< << < 1 2 3 4 5 6 7 8 9 > >> >>|

发布日期:[10-11-18 15:27:48]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