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善书流通 > 推荐善书 > 正文

张居正讲解《孟子》

《孟子》,儒家的基本经典。欲读圣贤书,求真实理者,不可不读。明代内阁首辅、两朝帝师张居正讲解的《孟子》皇 家读本,更值得今日国人品读。

内容简介:

《张居正讲解四书》(原名《四书直解》)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内阁首辅张居正连同翰林院讲官等人专门写给当时的小万 历皇帝朱翊钧(明神宗)读的。该书曾在明朝年间得到刻印,根据记载,“1651年,张居正所注《四书》再次付梓,题《张阁老直解》 吴伟业在为这部书所作的序中谈到张居正给孩提时的万历皇帝当老师时,充满羡慕之情。”(吴伟业(1609—1672年),字骏公,号梅村,江苏太仓人。明崇祯四年进士,官左庶子。弘光朝,任少詹事:清顺治时,官国子监祭酒,以母丧告假归里。)
    康熙年问,内阁学士徐乾学(徐乾学,字原一,号健庵,昆山(今属江苏)人。康熙九年进士,官内阁学士,刑部侍郎)又将此书翻刻。该刻本至今在民间依旧有流传,可见该书当时影响之大。徐乾学评道:“盖朱注以翼四书,直解有所以翼注。”
    康熙帝在读此书后如此说道:“朕阅张居正尚书四书直解,义俱精实,无泛设之词,可为法也。”

   作者简介:
    张居正,汉族,字叔大,少名白圭,号太岳,谥号“文忠”,湖广江陵(今属湖北)人,又称张江陵。明代政治家,改 革家。中国历史上最优秀的内阁首辅,明代最伟大的政治家。 张居正5岁入学,7岁能通六经大义,12岁考中了秀才,13岁时就参加了乡试,写了一篇非常漂亮的文章,只因湖广巡抚顾辚有意让张居正多磨练几年,才未中 举。16岁中了举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23岁中进土,由编修官至侍讲学士令翰林事。隆庆元年(1567年)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隆庆时与高拱并为宰辅,为吏部尚书、建极殿大学土。万历初年,与宦官冯保合谋逐高拱,代为首辅。当时明神宗年幼,一切军政大事均由张居正主持裁决,前后主政10 年,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收到一定成效。他清查地主隐瞒的田地.推行一条鞭法.改变赋税制度,使明朝政府的财政状况有所改善;用名将戚继光、李成梁等练 兵,加强北部边防,整饬边镇防务;用潘季驯主持浚治黄淮.亦颇有成效:万历十年(1582年)卒,赠上柱国,溢文忠。死后不久即被宦官张诚及守旧官僚所攻 讦,抄其家;至天启时方恢复名誉。著有《张太岳集》《书经直解》等。

   内容摘要:

孟子卷一 梁惠王章句上
   【原文】孟子见梁惠王。
   【译文】孟子朝见梁惠王。
   【张居正讲解】梁惠王名罃。本魏侯,都大梁,僭称王,谥日惠。孟子在当时,以道自重,不见诸侯。适梁惠王卑礼厚币以招贤者,乃是一个行道的机会,因往见 之。
   【原文】王日:“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
   【译文】惠王说:“老人家!你不远千里而来,将会把什么利益带给我的国家吧?”
   【张居正讲解】“叟”是长老之称,如今称老先生一般。惠王一见孟子,尊称之说:“叟,你自邹至梁,不惮千里之远而来,有何计策,可以利益寡人之国乎?”
   【原文】孟子对日:“王!何必日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译文】孟子回答说:“大王!为什么一定要谈私利呢!我这里只有爱人利物、施德推恩的仁义而已。”
   【张居正讲解】孟子对说:“王欲图国事,何必开口就说个利字?治国之道,亦有仁义而已矣。”仁者,心之德,爱之理;义者,心之制,事之宜。这是人君君国子 民,立纲陈纪的大道理。舍此不言而言利,岂予千里见王之心哉!
   【原文】“王日:‘何以利吾国?’大夫日:‘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日:‘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万乘大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 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万取千焉,千取百焉,不为不多矣。苟为后义而先利,不夺不餍。”
   【译文】“如果大王说:‘怎样才能对我的国家有利?’大夫说:‘怎样才能对我的家族有利?’士子、平民都说:‘怎样才能对我们个人有利?’那就会导致上下 都追求自己的私利,不择手段地交相索取,国家就很危险了。在有万辆兵车的国家,夺位弑君的,肯定是有千辆兵车的大夫;在有千辆兵车的国家,夺位弑君的,肯 定是有百辆兵车的大夫。这些大夫在万辆兵车之国中拥有千辆,在千辆兵车之国中拥有百辆,十中取其一,这数量可真不少啊!如果本末倒置,把义放在后而把利摆 在先,那么大夫不去弑君夺位,他们的行为就不会停止,他们的欲望就不会满足。”
   【张居正讲解】这一节是说求利之害。征,是取。乘是车数。万乘,是天子之国,千乘是诸侯之国。千乘之家,是天子的公卿,百乘之家,是诸侯的大夫。餍,是满 足的意思。孟子说:“我所以谓王不当言利者,盖以王乃一国之主,人之表率。王若惟利是求,说何以利吾国,则此端一倡,人皆效尤。为大夫的,便计算说何以利 吾家;为士庶人的,便计算说何以利吾身。上取利于下,下取利于上,上下交相征利,而弑夺之祸起,国从此危矣。将见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是千乘之家;千乘 之国,弑其君者,必是百乘之家。盖地位相近,则凌夺易生,必然之势也。夫公卿于天子,万乘之中,十取其一,而得千乘焉。大夫于诸侯,千乘之中,十取其一, 而得百乘焉。所得不为不多矣。若以义为后,而以利为先,则纵欲贪饕,何有止极!不弑其君而尽夺之,其心固末肯自以为餍足也,国岂有不危者哉!夫求利之端一 开于上,而弑夺之祸遂成于下,则利之为害,甚可畏矣,王岂可以此为言乎?”
   【原文】“未有仁而遗其亲者也,未有义而后其君者也。”
   【译文】“从来不存在修仁爱而遗弃父母的人,也不存在重仁义而怠慢国君的人。”
    ……

发布日期:[11-03-17 11:41:24]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张居正

相关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