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统文化论坛 > 老师视频 > 周泳杉老师 > 正文

“新世纪健康饮食”(一)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尊敬的刘总,尊敬的大会各位领导、各位嘉宾,还有各位来自于全国各地的朋友们:

大家下午好。

很荣幸,有这个机会能够参与这么盛大的会议,看到我们企业家的朋友们,精力这么的旺盛,在连续上课好几天之后还能够神采奕奕,表示我们的企业蒸蒸日上。在大会的安排之下,今天早上参与彭博士的演讲,突然在演讲的过程当中,我感到大会安排得非常巧妙。怎么说巧妙?因为孔老夫子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人有两件非常大的欲望离不开,一个是饮食,一个是男女。彭博士早上分享男女的问题,下午我们就应该来谈谈饮食的问题。不过这两个问题,在第一天刘教授的演讲里面,其实都已经谈,那叫做「惩忿、窒欲」。可是大家看到这么简单的文字,没有太多的感受,所以我们今天要把它展开来讲。彭博士的演讲当中,我深深的感受到,因为我是学西医的,我在下面听愈听愈欢喜,终于找到答案,其实中西医它没有冲突,没有冲突。我发现就像两个兄弟,本来就是同根生,会有争执,都是因为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把对方要把他压下去。

当我们睁开眼看到对方优点的时候,我们发现两个学问,不但可以补充,而且可以增上,这是我们在今天早上意外的收获。我从事医学生物化学的研究也多年,在饮食这方面有一点点的体会,希望能藉由这样子的机会,跟大家充分的报告。健康这个问题,在这几天我在楼下看到一本小册子,它上面写到「健康不是一切,可是一切为了健康」。我看了之后我把它改了两个字,哪两个字?我把它改成「健康不是一切,但是一切都需健康」。都要健康一切才能够圆满,有了一切,但是没有健康这是不圆满的。因此我们谈饮食,也是为了这样的一个圆满。很多人认为我天天要吃三餐,难道我对饮食还不了解吗?其实不要说饮食,我们天天照镜子,大家有没有想象说,镜子里面那个人到底是谁?我跟他相处这么久,我对他认识吗?因此我们天天在吃三餐,但是我们未必对三餐非常的清楚。而且透过彭医师彭大夫的演讲,我们也发现一个很吊诡的现象,就是彭医生所讲的一些理念,好像我以前都没听过,为什么他又讲得这么的有道理,又这么的证据确凿,可是我怎么都没听过?因此我们开始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所接触到的讯息,真的是我们需要的吗?或者是我们所接触到的讯息,真的是事实的真相吗?所以首先我们在还没谈健康之前,还没谈怎么吃出健康之前,我们先来谈谈,我们的社会现象。

在过去几十年,我们这样走过来,很大的感受就是有很多的疾病在过去并不常见。尤其我有很多的朋友,在医院里面服务,从他们的口中,我们了解到医院的门诊,在这几年有很大的一个转变。过去非常罕见的疾病,我们叫做癌症、心脏病、糖尿病,这些疾病过去我们都很难见到。尤其在我们小时候,如果我们还有记忆的话,我们会感觉到,好像听到有人得癌症,那是非常大的新闻,因为很少听过。可是曾几何时,我的朋友告诉我,现在在医院里面的癌症病房,比感冒门诊就诊的人还要多。我们在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对健康很关心,可是却没有办法得到,好像健康就成为口号一样,离我们很远。这是我在一本政府所出的刊物里面所节取的,这是中国慢性病报告,它是我们卫生院发行很重要的刊物。在这上面我得到一个讯息,是二000年的讯息,并不是非常新的,也是最近几年才出来的。它告诉我们,就是全国每一年死亡的人口,大概是七百三十一万人,每一年大概有这么多人死亡。而死亡的人口当中他们去做分析,他们发现说单单死于心血管疾病的,就占了百分之三十四,也就是有二百五十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有一百四十多万的人死于肿瘤,也就是我们说的癌症,占了百分之十九。

这个数字我当时看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这个数字大概在二00六年的时候公布的,不算是一个新的数字。为什么吓一跳?因为我们看心血管疾病,居然占了我们国人死亡原因的百分之三十四,也就是说有三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注定要死于心脏血管疾病,这是一个不得了的数字,三人当中有一个人必须因为心血管疾病而死亡。再来,癌症将近百分之二十,也就是五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必须死于癌症。各位朋友,人生有没有偶然?或者是说人生有没有侥幸?五个人一个人死于癌症,那一定不会是我;三个人一个人会死于心血管疾病,那一定不会是我。请问人生有没有偶然?没有偶然。人生的轨迹是我们自己选择的,因为听了彭博士的演讲之后,更让我们感觉到,确实人生的轨迹,是自己选择的。而老祖先的智慧,就在于它可以帮我们预测,预测这个选择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所以彭博士就要铁口直断。突然我发觉他好像不是大夫,他好像变成算命先生,去找他,只要给他看看相、然后把把脉,他就说你一年之内必然会怎么样。听了之后总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匪夷所思,其实这当中有大科学,这是科学的。科学就能够预测,能够预测代表它符合科学。

因此我们来思考这个问题,看到这两个数字,我们感受到很沉重。慢性病的死亡,我们来看中国卫生部的统计,一九五七年死于慢性病的人口,占总人口百分之二十三,可是经过半个世纪不到,到二000年的时候,居然这个数字提高到百分之八十点九。我们思考一下,因为我是读生物化学研究所,也就是现在最热门的遗传工程。我们的民族大部分组成是汉族,我们的基因在五十年过程当中,是不可能产生非常剧烈的变异,那基因没有产生变异,也就是说这个民族是稳定的。但是为什么在基因稳定的情况之下,人口疾病死亡的结构会产生这么大的变化,原因在哪里?原因就要排除基因的影响。那就是我们的什么?后天的环境所造成的。彭博士还没有讲之前,我大概会把所有的原因都归纳成饮食,现在我还知道可能饮食、男女没有处理好,这个比率就会不得了的上升。但是感觉到很幸运的就是说,因为听了彭大夫的演讲之后,才发觉他的课题为什么排在前面,因为它有先后的次第,先把男女关系处理好,饮食的关系你就可以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上,也就没有任何风险会让自己陷入不健康,或者是不幸福的这种风险。这个数字,我们现在已经了解到它的真正因素在哪里,了解真正因素我们就能够进一步的去掌控它,这是我们要的。

在美国我们很关心的一个健康状况,就是高发展的国家,它的健康状况如何?美国也是一样的,它的状况并不会比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状况,还要好得很多。在美国三个

|<< << < 1 2 3 4 5 6 > >> >>|

发布日期:[10-09-21 17:44:16] 点击次数:[] 文章来源: 作者:

上一篇:无

相关导读